中国港湾副总经理、东非区域管理中心总经理吴

东非经贸 2017-05-12  阅读次数:

一句话,中国就是非洲国家致富的带头人。长期以来,非洲缺少的就是帮助他们致富的带路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成功的经验与教训可以让非洲国家借鉴,非洲有资源有充足的劳动力,只是在技术、能力以及效率方面稍微差一点,我们也经历过这个阶段。”

 

这是一个完整的叙事故事,讲述人描述了一家中国企业在20多年的时间里如何帮助苏丹港发展的历程。苏丹港建港110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共建设了15个泊位,其码头靠泊能力只停留在2万吨级以下的水平。

 

此后,中国港湾进入苏丹港,在20年间,他们以平均每两年建设一个泊位的速度完成了10多个泊位的建设,将苏丹港打造成为一个与国际一流港口相媲美的现代化港口,使得其集装箱码头靠泊能力提高到了7万吨级。这20年间,美国对苏丹进行单方面的经济制裁,几乎阻断了苏丹与国际各国金融机构的资金往来,致使苏丹外汇奇缺。

 

中国港湾在20年10多个泊位的建设中为业主着想,采取了在国际承包工程中很少使用的按月付款方式;他们历经三年完成用珊瑚礁砂「砾」作为海岸工程的填料的科研创新,为业主节省千万美元的工程造价;面对苏丹减少石油收入带来的财政压力以及经济转型畜牧业出口上升的压力,投资参与苏丹牲畜码头专用港区的建设。

 

为此,苏丹港建港110年以来第一次转让港口股份,第一次组建合资运营公司,他们为的是感谢中国港湾20年的帮助,“没有中国伙伴,就没有苏丹港的今天”,为的是“吃水不忘挖井人”。

 

为什么一家中国公司能够得到业主如此评价?为什么这家公司20年来千方百计地帮助苏丹?吴迪讲述了他在苏丹的17年间,所目睹的这个国家的所有艰难。吴迪认为中国港湾有一种特殊的责任应该帮助苏丹,帮助苏丹度过最困难的时期,帮助苏丹实现经济发展。

 

为了建设苏丹喀土穆机场,中国港湾花了7年时间不遗余力地推动项目的进展;为了帮助苏丹的工业发展,他们帮助苏丹做经济特区规划。所有行为的背后只是两个字:感恩。

 

在苏丹,经常听到很多苏丹人表达对中国谢意的表述是“恩泽”,苏丹感谢中国给予的所有帮助。中国港湾也用他们的行动在向苏丹人民和政府表示最真挚地谢意。“人之有恩于我不可忘也”,中苏双方给予对方的每一份“恩泽”与“回报”都孕育两国关系的升华。

 

吴迪出生于1968年,1987年毕业于长沙交通学院港口与航道工程专业。1999年到苏丹工作至今。

 

中国是非洲国家致富的带头人

 

《21世纪》:中国港湾进入苏丹近30年,一直致力于苏丹港的建设。为什么一个港口修了这么多年?

 

吴迪:苏丹港始建于1905年,英国人以运输农产品为目的开通了苏丹港,作为连接红海及尼罗河铁路的海上运输终端,于1909年建成5个泊位,之后的100多年间,随着与中东及非洲周边国家贸易往来的发展,苏丹港逐步发展成为红海沿线重要的干线港。

 

1974年,苏丹政府成立了苏丹港务局,使之作为独立的海运管理机构负责对苏丹港口的承建、发展及运营服务。中国港湾于1985年进入苏丹市场,已经有32年的历史。从1997年开始进入苏丹港建设项目,20年间,我们在苏丹港建设了10多个泊位,包括滚装、集装箱、成品油等泊位,已经将苏丹港打造成了与国际一流港口相媲美的现代化港口,其中集装箱码头靠泊能力提高到了7万吨级。

 

《21世纪》:英国人建港口当时是出于什么目的?

 

吴迪:英国人进入苏丹初始之地不是现在的苏丹港,第一脚踏上的是距离苏丹港64公里外的萨瓦金,公元1500年前后这里曾经是东部非洲最富有的港口城市,后来因为一次地震,整个城市变为废墟,包括银行、海关、酒店等设施都给震塌了。

 

之后,红海州首府从萨瓦金迁移到苏丹港。英国人不仅修建了港口也修建了几条铁路,除了为打仗服务之外,几条铁路都是苏丹港与资源产地相连接,比如苏丹棉花种植区的杰济拉省(Jazirah)、阿拉伯树胶产地欧拜伊德(Ubayyid)、加达里夫粮区(Qadarif)等,都是为了将农产品以及资源输送到英国。

 

《21世纪》:英法德等国当初在非洲修建基础设施,中国人如今也在非洲大规模地修建基础设施,在你看来,两者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吴迪:比如在非洲国家民族独立之前,非洲的大部分资源早已控制在西方国家的手中,他们长期持有这些资源并不开发,致使在经历了数十年后,非洲仍未发展起来。而中国不是,我们拿到资源后立即开发,让所在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收益,不仅发展了相关的工业加工产业,也创造了就业,刺激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21世纪》:能举个例子吗?

 

吴迪:中国在吉布提的阿萨尔盐湖盐化工业园项目(Lake Assal)就是一个。殖民时期阿萨尔盐矿资源在法国人手中,法国人之后就是待价而沽,几十年来多次转手,并没有进行规模化的工业和商业开发,当地政府只收到每吨20美分的税收。

 

正是由于中国的参与,中国交建将对100平方公里的阿萨尔盐湖进行盐和盐衍生品的开采、加工和出口销售。该项目将为吉布提建设盐化工产业,生产溴素、水洗工业盐、粉洗食用盐等。

 

此外,还有其他精细专用化学品,以及带动其他行业发展的基础原材料。对自然资源的开发,不仅带动了加工工业的发展以及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且对于吉布提的社会经济发展也具有促进作用。

 

《21世纪》:两者都是与资源相关,但还是有区别。

 

吴迪:我们在非洲拿到的资源大多是从OECD国家手中购买的,除了吉布提的盐矿之外,埃塞俄比亚埃塞达洛尔钾盐矿与厄立特里亚的钾盐矿连在一起,之前这个钾盐矿所有者是以色列人,厄立特里亚钾盐矿所有者是澳大利亚人,都没有开发。钾盐资源的下游链可以生产氯化钾、氯化钠等化工产品,如果我们希望帮助厄立特里亚开发钾矿,就必须去跟澳大利亚人协商购买。

 

在非洲,很多资源性产品的所有权并不在政府手中。包括苏丹的金矿现在被炒得很热,如果溯本求源,几乎都是从当年的殖民者手上买下来的。中国拿到资源绝不是为了占有或者待价而沽,而是恨不得赶紧开发出来,一天都不耽误,开发的结果是当地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典型的例子就是中石油进入苏丹,不仅找到了三个千万吨级的大油田,还帮着苏丹建设了一个从勘探设计、勘察、管道、炼油的完整的石油产业链。中国在非洲是合作,西方则是占有。

 

中国人就地发展加工产业,提高了资源性产品的附加价值,给非洲国家带来崭新的发展动力。在这个过程中,西方国家的影响力与话语权也随着中国与非洲国家的经济合作在逐渐减弱。关键是中国与非洲国家互利双赢的关系在加强。可以看得出,中国在非洲赢得的是真正的尊重。

 

《21世纪》:你认为中国在非洲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吴迪:一句话,中国就是非洲国家致富的带头人。长期以来,非洲缺少的就是帮助他们致富的带路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成功的经验与教训可以让非洲国家借鉴,非洲有资源有充足的劳动力,只是在技术、能力以及效率方面稍微差一点,我们也经历过这个阶段。我觉得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对非关系“真、实、亲、诚”四个字非常好,中非就是生命共同体与利益共同体。我在非洲18年,也是从一个不自觉到自觉的过程,而且越来越坚定信心,可以说最有前景的投资是在非洲投资,这里有巨大的需求与市场,有丰厚的资源做支撑,但是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管理,我们在这里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够实实在在地帮助当地人。

 

“延期付款”合作模式的创新

 

《21世纪》:中国在海外的基础设施承包工程,无外乎是政府框架项目或者是现汇项目模式,而你们与苏丹港10多年的合作,一直采取“延期付款”的合作模式,为什么是这种选择?

 

吴迪:我是1999年来到苏丹,那时美国制裁苏丹已经有6年的时间。因为苏丹发现了石油,人均收入提高,一般的民生没有太大问题,但制裁对苏丹金融的影响随着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大。

 

美国的制裁等于是将苏丹剥离于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以外,他们几乎不能顺顺当当地去做生意,所有贸易都要通过欧美中转银行,只要是与苏丹做交易,这些银行必定执行美国发布的“苏丹制裁法案”「The Sudanese Sanction Regulations」,逐条逐项做严格审查,一不小心就上了美国的黑名单,导致苏丹外汇短缺,这给苏丹带来通货膨胀与货币贬值的影响,老百姓受到的伤害最大。

 

《21世纪》:美国对苏丹的经济制裁有没有带有标志性的社会影响事件?

 

吴迪:2003年,苏丹航空一架波音737飞机从苏丹港起飞,预定飞往喀土穆,但是起飞仅10分钟后,机组人员报告引擎熄火,返航时在距机场3英里处坠毁。当时机上载有106名乘客和11名机组人员,仅有一名3岁男孩幸存。死难的乘客中有一名中国人,当时使馆打电话委托我们去认领遗体。

 

这件事情在苏丹影响很大,苏丹外交部长谴责是美国对苏丹进行的制裁,导致苏丹航空得不到应有的飞机配件,也得不到及时的更新维修。可以想象,一架飞机在五年内得不到配件与维修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现在苏丹航空只能租赁其他国家航空公司的飞机。在苏丹几乎看不到跟美国有关的一切产品。

 

《21世纪》:你们的承包工程采用“延迟付款”的形式,是不是与苏丹外汇短缺有直接的关系?

 

吴迪:是的。中国港湾最早承建了苏丹港17-18号泊位修复改造工程,这是一个合同额不大的现汇合同,由于受到制裁苏丹外汇非常少,但是苏丹港务局的运营是有收入的,每年的运营收入在两亿多美元左右,其中一部分的外汇收入苏丹财政部留给苏丹港自我发展使用,留多少取决于财政部,每年几千万美元不等,所以他们就使用这部分钱一点一点地实现自我循环发展,基本上做到了与经济发展需求相匹配。

 

因为港口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比较大,在被制裁的情况下,也没有那么多钱一次性完成。20年以来我们与苏丹港的合作,一直是其从每个月的运营收入的留成部分拿出一些钱给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港湾后来又完成了17-18号泊位延长段及疏浚工程、达玛达玛成品油码头一期工程及绿地一期21、22号泊位工程。每个合同都是采取“延期付款”的模式,可以说这是在苏丹最困难情况下,找到的一种能够帮助其发展的方式。

 

《21世纪》:在海外大的承包工程中没有见过按月付款的案例,这是第一次,这种付款方式即便是在国内也大多限于普通的民用房屋建设中。业主能按时付款吗?

 

吴迪:你说的没错。苏丹港业主的信誉非常很好,他们一直按照双方的商定按月付款,目前这几个项目全都完成了。现在新的集装箱码头与萨瓦金牲畜码头还差一点。最开始的项目大约只在2000万美元左右,合同规定在四年间内每月付款,后来随着合同额的增大,我们商定付款时间加长,有的是六年,到现在有的已经是十年了。

 

比如一个7000万美元的工程合同,如果是10年收回,战线拉得是比较长的。这两年,苏丹的财政状况越来越差,苏丹财政部把原来留给苏丹港的发展基金拿走了,致使港务局没有办法按月还款。对此,港务局曾经在媒体上抱怨说,财政部的做法让他们多年来形成的良好信誉受到损害,港务局自己是非常内疚的。虽然有些欠款未能按时偿付,但他们一直在支付给我们所产生的利息。

 

《21世纪》:苏丹这个国家是一个很讲诚信的国家?

 

吴迪:是的,苏丹是一个讲诚信重感情的国家。中国港湾林懿翀董事长对我们说,苏丹港是我们多年来合作的伙伴,人家现在有困难,咱们不能在人家遇到暂时困难的情况下逼迫人家还款,而是应该多想想办法去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中国交建的合作理念就是“舍得”,我们要把握舍与得的机理和尺度。

 

苏丹港与我们有20年的合作历史,目前只是遇到暂时的财政困难。我个人也认为,不能因为苏丹出现暂时的困难而动摇与苏丹港务局的合作,坚决不能动摇。“铁哥们”、“好兄弟”不只是一个称谓,我们要做“铁哥们”与“好兄弟”应该做的事情。

 

用科技成果转化帮助业主渡过难关

 

《21世纪》:“兄弟”简单两个字承载了太多的感情,兄弟是不离不弃、共患难与亲情的诠释。

 

吴迪:有一句话叫“兄弟合心,其利断金”。作为兄弟,我们想什么办法才能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科技成果可以转化为效率与能力,也可以转化为资金。苏丹港区分为南港、北港、绿地、达玛油码头四部分,最初建设的老港区有18个泊位,我们参与了17、18泊位的建设。

 

后来我们又承建的绿地港区有四个泊位,其中两个是五万吨级散货泊位,两个五万吨级集装箱泊位,还有达玛油码头为五万吨级油码头,以及新建设的集装箱泊位,位于老港区入口处,可同时停靠两艘七万吨级集装箱船。当我们完成17-18号泊位延长段及疏浚工程,即将开始绿地港区建设时就在想,如何才能够在工程造价上为业主节省投资?

 

《21世纪》:为什么叫绿地港区?

 

吴迪:苏丹港位于天然构造活动形成的指状海沟边缘,其泊位的前方为成片的珊瑚礁盆岩,珊瑚礁前缘线地带为港区构筑了一道天然的防波堤,深海区和浅海区过渡十分明显。低潮时珊瑚礁露出水面,高潮时被海水淹没。

 

浅海区海水的颜色是绿色的,远处是深蓝色的,非常漂亮。我们施工的正前方就是一片绿色的浅海,就叫了绿地。通常挖港池后要购买砂石料做堆场,外运石料18元一方。当时我们就想,能不能使用从绞吸船挖下来的珊瑚礁做回填料呢?

 

《21世纪》:可以吗?之前有人使用过这种材料吗?

 

吴迪:没有。这在现行《港工工程标准》与《水工工程标准》中没有先例。我们要做吹填珊瑚礁砂(砾)用作海岸工程填料的压实性能研究。我们专门成立了课题组,实验结果表明,珊瑚礁砂(砾)作为海岸工程的填料,其工程性质及碾压效果良好,在后来的泊位建造中,我们都是利用海中港池开挖珊瑚礁作为回填地基材料。就地取材大大降低了工程的造价,每个项目都要回填上百万方回填土,匡算下来7个泊位为业主节约上千万美元的资金。

 

《21世纪》:这对苏丹港很重要。现在我加深对苏丹港务局总经理罗菲讲话的理解,“没有中国伙伴,就没有苏丹港的今天”,这不是一般的评价。

 

吴迪:我们刚进入苏丹的时候,苏丹很穷,我们也很稚嫩,当时仅仅是抱着一个简单的目的而来,就是作为一个承包商建设工程。但是在20年的合作过程中,目睹了苏丹与中国共同经历的风风雨雨,苏丹港之前在与西方国家合作中吃尽了苦头,最后选择了中国港湾,这个时候已经从完成工程的角度上升到一种责任的高度。

 

我们深刻了解对方所关切的问题,苏丹确实遇到了困难,但苏丹港现在是实现其国家收入增长的一个重要部分,只有把这些码头都建设起来才能进一步提高财政收入,我们稍微延长一点时间收款就会给对方一个缓冲,这就是患难见真情吧。其实这也给我们一个启示,苏丹和苏丹港有发展的需求,也有发展的空间,我们只要真心实意,就可以针对他们目前存在的困难,拿出一个既让对方不为难,且我们自己也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最终实现双方共同发展,我们也可以在苏丹港的发展中分享投入的回报。所以我对“生命共同体”的理解越来越深切。

 

《21世纪》:你们和业主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吴迪: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亲戚。只要苏丹港的人到中国,一定会到我们公司看一看、聊一聊;中国港湾的领导到苏丹来,也都要到苏丹港走一走,就像亲戚串门一样。我们很珍视这种亲情,我对所有新来的同事们讲,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我们几十年来跟业主取得的这种关系,希望他们能够把这种信任、友谊、亲情传承下去。苏丹就是我们的第二个故乡。

 

《21世纪》:我看到过一篇论文,题目是《珊瑚礁砂作回填地基材料的研究及利用》,结论是采用新型材料珊瑚礁砂作回填土,不仅加快工程建设速度也降低了造价。珊瑚礁地质条件作业的创新和突破贡献巨大。

 

吴迪:在17、18号泊位建设的时候我们用的是抓斗挖泥船。到绿地项目时遇到珊瑚礁地质条件,面对坚硬的珊瑚礁,我们几次作业都失败了,无论是锤、削、砍都无济于事,最后锤都掉到海里去了。之后中国交建的疏浚专家建议我们使用绞吸式挖泥船,就是你看到的215绞吸船,直径三米的绞刀头削石如泥。

 

215船的船龄现在已经有30多年了,自从2001年到了苏丹就一直没有离开,在这里度过近1/3的船龄。你知道,后来中交天津航道局自主建造了著名的天鲸号,它是自航的绞吸式挖泥船,其疏浚能力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三,我相信在设计过程中参考了我们在苏丹施工的一些成功经验与教训。

 

为此,“绞吸船开挖珊瑚礁灰岩施工工艺研究” 与“绞吸船开挖珊瑚礁灰岩施工工法” 获得中国水运建设行业协会科学技术二等奖与中国住房和建设部国家级工法认证。

 

经济特区助力苏丹工业化发展

 

《21世纪》:你们用技术创新减少了业主的支出,非常了不起。

 

吴迪:其实,在工程上帮助苏丹港节省一些钱,并不能解决苏丹发展转型需求的大问题,如何加大力度帮助他们实现发展才是最迫切的问题。自从南北苏丹分裂导致石油收入下降后,苏丹经济开始转型,比如农业一直是苏丹重要的支柱产业,在没有大规模开采石油之前,农业对于整个国民经济的贡献率为30%,粮食和牲畜也一直是苏丹换取外汇的主要出口产品。

 

目前农业又重新占据了国民经济的主导地位,随之为国家出口创汇做出贡献。据苏丹港务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苏丹出口牲畜289万头,此后每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到2015年出口牲畜已经达到597万头。

 

几年前我们承接了萨瓦金港牲畜码头的疏浚工程,合同额为6000多万美元,但是在疏浚工程完成后,苏丹港确实已经无力支付码头和后方堆场的投入。一方面是出口数量增加对码头的需求,另一方面是没有钱投入修建码头。我们就主动与苏丹港协商,中国港湾投资帮助修建牲畜码头专用港区,持有部分股份并参与运营,获得该码头运营特许经营权30年。

 

《21世纪》:苏丹港把港口的股份转让出去这是第一次吗?

 

吴迪:这是第一次。我们现在签署了合同,目前正在等待财政部批准。中国港湾与苏丹港共同组建运营公司。目前第一期2万吨级牲畜滚装泊位已经建成。苏丹港务局长在接受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说:经过20年的建设,苏丹港已从一个设施陈旧、货种单一的小规模港口发展成为优质高效、多功能于一体的国际化港口群;苏丹港务局原先从来不是上缴利税第一名,但是自从石油收入减少后,苏丹港务局已经成为上缴利税的第一名。

 

“这个成绩的取得获益于中国港湾在20年间以延期收款的方式,持续不断地帮助我们修建码头所带来的,我们要吃水不忘挖井人。”听到他们这样讲,我们也很感动,中国港湾在人家困难的时候帮助了苏丹港,苏丹港第一次转让股份及出让特许经营权,当然也是因为我们长期以来对苏丹港做出的贡献。

 

《21世纪》:实际上你们从承包商的角色转变为投资者与运营者了。

 

吴迪:未来苏丹的牲畜都将从这个泊位出口。将来牲畜码头专用港区还将建设配套的牲畜加工园区,我们希望以此培植苏丹的农畜产品加工制造产业,实现从初级产品到中间产品的加工,以提高农畜牧业的附加价值。原来意义上的港口是通过促进物流收取服务费用,其自身不像制造业能产生产品。

 

我们希望未来港口的建设能够与促进苏丹工业化发展相结合。我们在2012年时已经完成《萨瓦金港总体布局规划》,巴希尔总统2015年访华的时候,提到希望中国帮助苏丹在苏丹港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我们正在调整萨瓦金加工区与萨瓦金经济特区的对接。

 

《21世纪》:你们要在萨瓦金复制经济特区吗?

 

吴迪:是的。萨瓦金经济特区规划占地面积为90.3平方公里,包括港口主体、工业园区和城区建设。我们为经济特区发展制定的规划分为三个阶段。短期来看,考虑到目前区域地理条件和资源的情况,船运物流将是最主要的发展对象,计划在萨瓦金建设大型深水专用集装箱港区,苏丹港相应升级为与国际水平相当的第四代港口。

 

我们希望能够依托萨瓦金港发展配套工业园区,比如纺织业、轻工业制造等,并提供相关的支持性服务,加强萨瓦金港和城市间的联动。同时,我们也将推进水电等基础设施供应。中期来看,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提供配套支持服务,为在此停靠的外来商人以及不断增长的城区和工业区人口服务,加强城市服务功能。

 

同时也要发展铁路、农业以及各种工业,以支持当地经济发展。长期来看,我们将提升区域产能和服务水平,提高深加工能力,增加石油等主要出口产品的附加值,加入红海自由贸易区来促进经济贸易交往。“城以港兴,港为城用”,我们希望萨瓦金以港口经济为纽带的相关产业得到发展壮大。

 

《21世纪》:这是迄今为止听到的一个逻辑完整的故事,从延迟付款,到以技术创新帮助业主节省工程造价,再到投资港口建设、参与运营以及帮助苏丹建立经济特区,贯穿的一根主线就是帮助苏丹实现经济发展。经济特区的产业发展方向是什么?

 

吴迪:确定有10个不同的产业。比如棉花纺织,制造业产品的来料加工,包括摩托车中等技术的产品,当然有物流、仓储、保税区等。但主要的是制造业的加工,让未来的苏丹不仅出口原材料,还将有能力出口工业制成品,提升出口水平,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

 

非洲国家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有过一轮工业化的建设,成功的不多。金融危机以来,特别是石油价格下跌之后,非洲版图呈现三个群体,其一是北非西亚经历过政局动荡的国家基本上是无增长,其二是产油国家经济增长大约降低了3%-4%左右,第三是无资源依靠内生性经济增长的国家,经济增长率都在5%-6%左右。这也说明,目前苏丹推行经济转型是正确的。建经济特区是苏丹经济复苏的重要途径之一,在这个阶段我们希望继续助苏丹一臂之力,帮助苏丹走上工业化之路。

 

《21世纪》:在苏丹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提任了中国港湾副总经理可以回到北京,为什么还不回去?

 

吴迪:算算在苏丹已经坚持了十六七年。刚到苏丹的前几年,当时曾经和同事开玩笑,我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能把行李收拾好,只等公司的一纸调令。现在调令来了我也不能说走就走了。这么多年在苏丹,已经发现不是坚持在支撑着,而是扎根在心里的情感。

 

苏丹给我打开了一扇观察国际关系的窗户,也打开了一扇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的大门,个人的职业生涯早就融入到与苏丹共同的发展中。但归根结蒂是四个字:“道义”与“责任”。

 

在苏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比如喀土穆机场项目。我在苏丹有一半的时间是为了推动这个项目,长期以来,建立新的机场是苏丹人民的国家梦想,放眼世界已经没有几个国家的机场位于城市的中心。2013年,苏丹政府与中国港湾工程签署了建设喀土穆新机场「一期工程」的建设合同,合同总额7亿美元。

 

机场一期建设将满足每年320万人次的客运量。现在项目就要进入口行放贷的关头,这个项目对苏丹意义重大,对中苏关系的发展意义更加重大。我们公司以前做过很多机场项目,仅限于部分工程,而独立完成苏丹喀土穆机场这么大的工程还是第一次。眼看机场项目就要落地了,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