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日本警察对中

安哥拉华人网 2017-12-01  阅读次数:

在异国他乡莫名其妙被捕,还平白无故蹲了三个多月的监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有两名中国人就在东京经历了这么一场“无妄之灾”。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参考消息”(ID:ckxxwx),不代表安哥拉华人网观点
 

 
今年3月,东京警视厅仅凭目击者一面之词,称一名47岁和一名39岁的中年男子,涉嫌参与2014年东京都八王子市的一起斗殴,便不由分说将这二人逮捕,并向东京地方检察厅提起诉讼。

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作为两名被控中国人之一的王先生表示,今年三月份的一天,他的家里突然闯入了多名拿着搜捕令的警察,自己不仅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受到的侮辱更是难以言喻。

然而,就在两名中国男子分别被拘留113天和98天以后,日本警方突然撤销起诉,宣布二人与案件无关,并发布道歉声明。

 

其实证据非常明显。在法庭审理中,辩护律师出示了犯人逃走时所搭乘出租车的行车记录仪,显示犯人并非被捕的两名中国人。而在此前的调查中,东京警方明知有行车记录仪,却对这一证据视而不见。


对于误抓事件,东京检察厅和警视厅都发表了道歉声明。

 

东京地方检察厅副检察长落合义和表示:“对行车记录仪等客观证据进行确认,是搜查的关键,但是为什么没有进行确认,想起来觉得很羞耻。”

东京警视厅也发表声明,表示为防止同样的错误重演,将对警员进行彻底指导。

然而伤害已经造成。在被拘捕期间,王先生所经营的公司大客户减半,经济损失惨重;另一位受冤的李先生,公司陷入财政赤字,无法向员工发放工资。

 

尽管日本法律规定,对于蒙冤入狱的人,政府将提供赔偿,但赔偿金根本无法弥补两名受冤者的损失。


日本警方误抓事件层出不穷,尤其在对待外国人时,日本的警察总是疑心重重,而事后往往也是一句道歉了事。

 

2014年,日本茨城县警方接到报案称,一名形迹可疑的外国男子在火车站附近逗留。这名男子称自己是日本人,警方却坚称其是外国人并将其逮捕,对他进行长达7个小时的审问。

后来该名男子被证实是混血儿,其父亲是日本人。警方随后释放了该男子,并向其口头道歉。

 

2013年,三名中国籍男子在日本埼玉县吉川被抓。

 

这次被抓的三人事实上没有做出任何违法行为,仅仅因为被警察认为“疑点很大”,便被强行逮捕了。经过2小时20分钟的调查后,警方终于将被冤枉的三人释放。

吉川警署副署长出面道歉,表示会对下属严格指导,努力防止此类案件再次发生。

 

异国他乡被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遇到这类事件时,即便大使馆也爱莫能助。一名美国前海军陆战队员、现居东京的自由记者在他的博客中写道,“如果你在日本被捕,大使馆最多只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告知你的家人,提供翻译等协助。”

 

即便如此,不平等对待也一样存在:如果你来自欧美发达国家,那么你的大使馆或许能提供些帮助;要是你是墨西哥或者菲律宾人,那就不那么好过了。

误抓事件之所以在日本层出不穷,源于这个国家备受诟病的法律系统。日本法律沿袭的是“有罪推定”,即被控方需自证清白,在此之前,法院默认被告方是有罪的。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日本执法机构滥用权力现象严重,诬告与强迫认罪的现象屡见不鲜。BBC曾报道,一日本男子曾被控犯下抢劫谋杀罪,被关押长达29年,日夜遭受审讯逼供,曾经承受不住精神压力而被迫认罪。这名被冤者花了15年时间自证清白,终于摆脱指控。

可想而知, 当被告人来自其他国家时,语言不通更是让许多外国人蒙受不白之冤。就算法律系统设计“有罪推定”,入狱受控也不是小事,还请日本警方不要视同儿戏,多在避免同类事件上下功夫吧!

 


附文:

 

日本监狱体系真的面临崩溃危机?

 


 

文︱陈锐军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冯站长之家”(ID:fgzadmin),原文有删节,不代表安哥拉华人网观点

 

近年来,“新的恶棍人群”、“退休惯犯”、“满头银发的坏蛋”这样一组形容日本社会现状的热词,掀起了一场网络媒体的狂欢。由此衍生的结论也足以引爆眼球——“日本监狱体系面临崩溃危机”、“日本监狱即将被老年囚犯整体占领”。

 

与此相关的数据,似乎也足以支撑这样的结论。

 

——日本法务省最新数据统计显示,近22年来,约35%的入店行窃罪行由60岁以上的人犯下;

 

——在60岁以上年龄组犯人内,40%的惯犯,犯相同罪行的次数超过6次;

 

——犯相同罪行的次数超过6次的正在服刑的老年惯犯人数攀升了460%,且呈持续上升趋势。

 

数据分析有力地支撑了以下结论。

 

媒体的表述是这样的:

 

——日本“满头银发的坏蛋们”迫切希望坐牢;他们经常选择因为“小偷小摸”而被捉拿以便重新入狱;

 

——“设法提早释放老年犯的企图”遇到了难以逾越的法律问题;

 

——老龄罪犯还会继续增加,监狱系统作为一个整体最终将被老年囚犯占领;

 

——日本的监狱系统正因人口结构、福利缺口以及新的恶棍人群而陷入预算危机,这最终将压垮日本的监狱系统。

 

这就怪了去了!全世界的监狱几乎都煞费苦心地严防犯人越狱。美剧《越狱》一季接一季地拍摄,一集接一集地吸引着观众。越狱何其危险啊?可在日本,监狱的最大挑战却是说服犯人尽早离开。日本人最担心的不是有人越狱,而是千万不要让监狱变成养老院。

 

尽管日本政府做了大量的努力,可是日本老人却坚信“监狱是个养老的好地方”,于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争先恐后地去主动故意犯罪,以便能尽快“入狱为安”。

 

问日本,监狱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日本监狱到底有多么“高大上”呢?

 

结论让人大跌眼镜。日本犯罪学教授滨井声称:“日本监狱环境其实很差,多数没暖气空调”。

 

日本监狱真的环境很差么?为什么这么差的环境,日本老人还会趋之若鹜呢?

 

日本监狱环境的确很差。不管读者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其实,即使环境不错,像个花园,可再完美的监狱,毕竟还是关押囚犯的、没有自由的、令人羞辱的、没有自尊的所在啊。

 

于是问题就来了,日本的监狱为什么能发出那样强大的引力波呢?

 

分析起来,其实挺伤自尊的:

 

——犯人喜欢留在监狱,是因为这里管吃、管住、管看病;医护人员24小时随时待命;

 

——日本多数的牢房内备有轮椅,门外特别装设一长排的栏杆,让老年犯人可以扶着走路;

 

——住在牢房,至少有牢友相伴;为防止犯人老年痴呆,监狱还让老年囚犯们玩游戏机;

 

仅仅如此而已。

 

那也不对呀?入狱多伤自尊啊!日本人多讲自尊啊!

 

我印象中,二战当中,美国鬼子一看势头不对,就会赶紧举白旗投降,自己的命要紧,自尊可先放一边。日本鬼子则不然,多数是要死扛到底的,实在打不过宁可剖腹自尽,也不当俘虏。让自尊的日本人认错,就更不可能了,南京大屠杀,屠戮中国30万人,到现在还背着牛头不认账呢!怎么就为了有个地方养老,就争先恐后、想方设法、死乞白赖地要挤进监狱呢?

 

分析背后的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

 

——调查显示,日本一名普通退休老人,每年的基本养老金为78万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4.5万元。然而生活成本高昂,即便节衣缩食,依然入不敷出,平均缺口高达1/4;

 

——不少日本老人积蓄微薄,生活飘零,孤苦无依,寂寞难耐,更缺乏充分的社保、医保;

 

——智能手机的普及让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很大变化,中青年忙着玩手机,老人则容易被边缘化、被疏远,更加孤苦无依;

 

于是乎,为了有口饭吃,为了有人照顾,老人们索性不惜一犯再犯,只为过上“包吃、包住、包看病”的牢狱生活。一位老年囚犯说,“把我关起来吧!我宁可吃牢饭,让国家养我到死。”

 

“老年人抢着进监狱”,显然是一场社会病。这些病症,其实只是“老龄社会综合症”的一种表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