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异乡_非洲经贸在线

非洲,异乡

Elsewhere 2017-12-02  阅读次数:

29岁的 Carl Houston Mc Millan 是一名定居南非,聚焦于全球化社会与文化影响的导演。在本科读发展研究学时,他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话题。他的叙事影片具有全球视野和文化敏感性,始终保持着纯正的南非气息。在职业生涯中,Mc Millan已为国际品牌和组织执导过商业广告和短片,其中包括联合国在南非和莱索托的部门宣传片。

 

《Laisuotuo》(“莱索托”, Lesotho)诞生于他对全球化的思考和体验,这部二十分钟的影片探索了移民与当地群体之间的关系。电影对真实生活进行了实验性、戏剧性的改编,讲述生活在莱索托的中国店主和生活在中国的非洲医生的故事。这部于2016年年末在线发行的影片着重展现了种族偏见对民族关系的破坏,强调文化理解在这个多样化,且往来空前频繁的世界里的重要性。


你的电影创作灵感来自何处?是先决定要记录某种情况,再用另一部分将作品补充完整,还是从一开始就将其构想为一把双刃剑?

 

从小时候起,我就经常在莱索托山上旅行。在大多数村庄里,你至少能找到一家中国商铺。我一直很好奇这些中国商人为何来到了莱索托乡村,他们的背景如何,是什么让他们想要定居在一个大多数居民急于逃到马塞卢(莱索托首都)或南非工作的小地方。当地居民也有着同样的疑惑,但无法从他们口中得到答案。这使得原住民与新来客之间产生了不解和摩擦。

 

我也很好奇,那里为什么有这么多中国人呢?

 

一般来说,南非具有更大吸引力,但在那里获得工作许可很难。莱索托在这方面要容易得多,所以被当作了踏脚石。这些移民往往希望在莱索托建业,然后扩大到南非。莱索托和许多非洲国家的中国商贩们大多来自福建,中国的这个沿海区域历来是东南亚及更远地区的商业移民来源地。我想,应该是有关国外机遇的消息传回福建后,鼓励了更多的人采取行动。当然,中国的人口规模和实力增长,使得他们无论到哪儿都有获得成功的条件。当我告诉中国人莱索托的人口是180万时,他们会觉得好笑。

 

所以说,如果你的项目出发点是福建人在莱索托出格的存在,那是什么让你决定要通过这个项目来延伸探索非洲人在中国的移民经历的呢?

 

我一直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也喜欢去那旅行。在中国,我认识了一名来自塞拉利昂的医学生,并听他讲述了作为移民的经历,以及微妙的种族歧视现象。他在学普通话,而且已经说得很熟练了,但还是发现自己在融入群体时要比其他种族的同事难得多。

 

这部电影所体现的种族主义似乎没那么含蓄。中非关系是西方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他们通常以殖民主义为主旋律,将中国呈现为具有侵略性的负面经济势力,非洲则是毫无权利的受害者。这与莱索托村的现实吻合吗?你提到过,那里的中国商铺数量寡不敌众,大概是1:20的比例。

 

总体而言,这种殖民故事线在莱索托不太说得通(这是英国的受保护国,而非殖民地),而且绝对不适用于中国人。除了商贸以外,这里还有大量中国建设的基础设施,比如新南非水坝,以及新兴纺织厂。在没有太多选择余地的情况下,非洲人非常感激这些项目创造出的工作岗位(尽管工资低)。然而,中国商贩在村子里的存在鲜为人知,缺少官方认可,大使馆也不太了解这个群体。

 

商人自主经商,通过行业协会批量购买、分销产品。协会还为新业务提供贷款,从而提供资本和规模经济,使中国商贩能够主宰市场。他们有资本通过赔本的方式打击当地竞争对手,继而垄断市场,提高价格。他们的管理层变化相当频繁,所以和本地员工的关系非但不稳定,而且很糟糕。最终结果就是他们玩弄了自由市场,并大获全胜。但最关键的是,他们从当地经济中榨取了大量资本,供应商从海外获取资源,将利润送回中国,而不是再投资于当地。

这种情况与在中国的非洲人所遇到的情况有何不同?是不是任何移民融入群体都很困难,但对非洲人来说格外困难?

 

中国对非洲人有更多的刻板印象,但莱索托人对于中国人就没有什么刻板印象。相反,当美国和欧洲移民享受更多机遇时,非洲人遭受了不少偏见。不过有一点很重要,从我的经验来看,中国人通常意识不到自己的观点是带着种族歧视的。例如,在《Laisuotuo》中,那位丈夫没有意识到,当他要求一位非洲医生隐瞒他的种族时,他正在侮辱对方。

 


那非洲人为什么还要去中国呢?跟你交谈过的人是怎么面对种族主义的?

 

许多非洲人由于软实力的关系而前往中国,其中最为显著的是中国政府为非洲学生提供的丰厚奖学金。除此以外,当然也有很多非洲商贩把货物运回本国。在回应差别待遇时,我遇到的人往往对此一笑了之,但他们绝对能感受到自己的肤色会使他们与其他外国人的待遇有所不同。如你所说,这样的种歧视一点也不含蓄,但我会说,这更多是出于无知,而非恶意。电影中的医生就已经对此过于习惯,反而接受了现实。

 

非洲的白人移民往往能享受更多优待,与此相比,中国移民在莱索托的待遇如何?

 

在莱索托,中国人比欧洲人获得的信任更少。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我们讨论过的经济变化对“Ubuntu”的影响,这个概念可以被翻译为“彼此成就”。“Ubuntu”认为,人们对待他人的方式是其自身的映照,对农村社区生活有着核心影响。在那儿,这意味着每个人都了解彼此的生计,大家的生活紧密相关。它有很多种表现形式,问候就是其中之一,但在莱索托农村,这是件非常耗时的事。不过,参与这些社交活动对融入群体益处颇多,并最终决定了你能否得到帮助,获取合作。

 

遗憾的是,中国人习惯于隐蔽的生活方式,与当地人唯一的互动就是柜台交易。这侵犯和分裂了当地的“Ubuntu”,造成了人群间的隔阂。当然,“Ubuntu”本质上是一个全球化、跨文化的概念,莱索托给它的特殊称谓从侧面反映了它对当地社区的重要性。我希望我的电影和其他类似作品能以不同群体间的共同点开启对话,自然地引起人们对不同文化的好奇心。


这种文化互动在语言上体现如何?如果要在中国工作,掌握普通话显然是非常关键的,但在莱索托是这样吗?

 

英语在莱索托的使用非常广泛,你会说就肯定行,但中国人一般会在学英语前学塞索托语。他们都是自学的,因为塞索托语并没有对应的智能程序或是学习资源。那些会讲塞索托语的商贩与当地人有着更好的关系,生意更好,在莱索托的生活压力也更小。也就是说,当地人和中国移民之间的文化互动少,其实对双方都不利。大多数中国人不想在莱索托定居,所以进一步融合的可能性并不大。更为复杂的是,莱索托在文化和种族上是同质的,与人口更多样化的南非,还有其他较大的非洲国家不同,这里只有“一类人”。莱索托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地方。

 

这部影片的主旨是什么呢?你希望鼓励人们增加对彼此的了解,那你希望如何达成这个目标呢?

 

这部短片是一个实验,一个我认为值得探索的想法。短片是一个建立概念的极佳媒介,是鼓励讨论的有形介质。作为一个自费项目,它在运筹方面的确具有挑战性,但我得到的反馈相当积极,尤其是让一些在中国的非洲移民意识到自己所遭遇的种族歧视是值得讨论和思考的。希望这部电影会有助于增加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共同语言,证明彼此接纳对各方都是有益的举动。我在计划中的下一个项目,是在南非拍摄一个中国人班底的普通话喜剧,在略有不同的背景下探讨移民与融合的话题,敬请关注啦!



撰文   Mark Stevenson

翻译  Chenjie S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