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贸易、零售商竞争不过,抗议抵制中国商

东非经贸团队 2018-07-30  阅读次数:


商业日报27日消息,近日,肯尼亚的小商贩和进口商发起抗议,反对中国人涌入内罗毕的零售业,并警告政府,外国人不受管制的入境将扼杀当地企业,使成千上万的肯尼亚人陷入失业状态。

 

上周四(26日),肯尼亚贸易商对政府官员表示,他们无法与包括小贩在内的中国商人竞争,因为外国人有能力运送他们用来削弱竞争对手(本地贸易商)的廉价产品。

 

肯尼亚世界进口商和贸易商协会(KWITA)主席本·穆塔希(Ben Mutahi)表示,这个规模较小的行业直接雇佣了约5万名交易员,另有100多万名间接雇员,正面临死亡的危险。

 

肯尼亚全球进口商和贸易商协会(KWITA)主席Ben Mutahi表示,这个规模较小的行业直接雇佣了大约5万名贸易商,另有100多万名间接雇员,现在却面临着生存不下去的风险。

 

Ben Mutahi表示,中国贸易商能够通过廉价进口本国制造商的产品来削弱本土竞争对手,而不是与当地批发进口商打交道。

 

“在Gikomba市场和Biashara街都是他们(中国商人),我们很难和他们竞争。”

 

他还声称,与不支付任何费用的中国贸易商不同,当地贸易商从中国进口货物需要支付高额关税。

 

此外,贸易商认为,中国贸易商的存在对任何政府恢复制造业的计划构成了巨大威胁——这是Uhuru Kenyatta总统四大议程的关键部分。

 

Ben Mutahi表示:“如果中国人是作为投资者来到这里的,那就让他们去开工厂,把零售业务留给肯尼亚人。”

 

对此,贸易部长Chris Kiptoo向贸易商承诺,政府将解决他们的担忧。他表示,这个问题“很敏感(sensitive)”,目前此事正在通过移民部的“高级(high-level)”干预来处理。

 

肯尼亚贸易商与中国贸易商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预计将对肯尼亚与中国的外交关系构成重大考验。

 

近年来,北京在内罗毕的进口表格中占据了领先地位。

 

自五年前上台以来,肯雅塔的“面向东方”政策与他的前任齐贝吉(Mwai Kibaki)的政策如出一辙。

 

今年5月,中国是肯尼亚最大的出口国,它向东非国家出口了价值为480亿先令的货物,这是一个国家有史以来最高的月度进口费用。

 

不仅进口增加,由于对廉价中国产品的需求,中国对肯尼亚的出口在过去十年中也有所增长。

 

中国还扩大了其作为肯尼亚最大的贷款机构的地位,截至3月底,中国已发放了5340亿先令,其在东非国家双边债务中所占份额提高到72%。

 

与此同时,自2014年以来,肯尼亚欠中国的债务增加了4530亿先令,主要是由于贷款建造了像标准轨距铁路这样的大型基础设施。

 

最新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肯尼亚的未偿双边债务总额为7410亿先令,自2017年7月财政年度开始时起,增加了712亿先令。

 

最新的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肯尼亚的未偿还双边债务总额为741亿先令,比2017财年开始时的2017年7月增加了71.2亿先令。

 

肯雅塔在连任后承诺,将国家资源集中在“四大议程”上,为肯尼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该议程由制造业、粮食安全、经济适用住房和医疗部门组成,旨在推动经济发展。